拉开沉重的储物柜。
整整齐齐的,有方文留给李米的钱。有他留下的录像机和几盘影带。


屏幕上闪烁的雪花点,有如观者忐忑不安的心情。 几句平常的关心话语,挠挠头,他话不多。更多的,是李米的喜怒哀乐的点滴,以许多不被发现的旁观角度,被偷偷的记录。

镜头仿佛恋人的眼睛,透过它就看到了他眼中的自己。那一刻,两个人的时空仿佛可以重叠,重叠到画面中那些快乐不快乐的时光里,那么远,又那么近。所有的酸甜苦辣,瞬间凝聚成原谅的泪水,从李米的眼中滑落。

原来他并没有停止对她的想念,就好像那一封又一封刻意隐瞒寄出地址的书信。


一直的猜想终于有了结果,然而那个人是再也回不来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哭了哭了的分界线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铃佩叮当的李米 (其实是她脖子上挂的钥匙们的声音)单薄的身子,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。
她抽烟,她泼辣,单身的女子混生活,不容易。

她是美丽的,纵然是胡乱绾起的发髻,中性的白色背心搭配衬衫挽起袖子,不施粉黛脸上散布着雀斑,也掩盖不住她明亮的眼神,和行动中的帅气。就像方文偷拍镜头里的李米,坐在窗前的椅上,往后一仰把长长的头发甩到肩后,不经意的女人味流露。


她是善良的。所以才会倒车,把肚子痛的裘火贵载上车。
她是有同情心的,所以才会真心地希望裘水天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他的小香,虽然现实希望渺茫。
一切就是这样的因果契合。
她是机灵的,这份机灵劲在必要的时候救了她自己一命。

她对爱情执迷不悟。
四年里心无旁骛。
那些信封数字萦绕在脑海里寻找线索。
惊鸿一瞥看到了影子她就猛追。
像个小无赖般跟着马冰和菲菲,流着泪背诵着他写给她的字字句句。


又一次,周迅的演绎非常真实到位。

 

 

马冰是个狠角色。

以为钱能带来两个人幸福的将来,他走上了一条快速而危险的不归路。
知道自己的下堕,因而更珍惜心里曾经美好的人事。

远离李米,是他爱她最好的距离。

他是不想拖累她吧。在警局里镇静自若,面对李米的眼泪无动于衷,相认了又能怎么样呢?
他自知已经回不去了。还是让李米心里保留曾经的美好吧。
那个方文早就不在了。眼下的马冰才是他现在闯荡江湖,在刀尖上找生活的身份。

纵身一跃,他对自己已经没有依恋。

只有录像带里的方文,依旧温和,依旧想念。

 

 


裘水天,他是愚钝的,可是也是善良的。

情人眼里出西施,他的小香也一样。他的心在遥不可及的她身上,一想到她他就眉开眼笑忘乎所以。

他不打女人。裤腰带没了就迈不开步。

他不懂法,没主见,不懂自己在做违法危险的事情。


而老练的裘火贵就不一样了。

 

 

 

叶领城警官那句"我正在闹离婚",实在是把人不大不小地雷了一下。哇,什么时候警官都这么亲切啦。

他的职业习惯让他心思细腻,所以才能从那本照片杂志找到关联性。
明明马冰的字迹鉴定吻合,却故意说不一样。
放长线钓大鱼的角色啊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,处处是心惊肉跳的紧张。
跑,跑,跑。
世人熙熙,皆为利来,世人攘攘,皆为利往。

一块钱的找零可以让裘火贵偷拿走李米的照片本子。
两千块的机票可以让裘火贵和裘水天想去劫持李米。
一万块的"赎身费"可以让裘水天跟着裘火贵去贩毒。
很现实。

马冰拣到了自己的照片本子。
裘火贵和裘水天再次上了李米的车。
裘火贵吃下了好心的止疼片。
李米在警局遇到了一直找寻的方文。
方文已经不是方文了。
很戏剧。

在现实与戏剧之间一气呵成,非常利落。

很好看的一部片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ougatine 的頭像
nougatine

Nougat's Favorite Little Things

nouga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